登陆 注册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小说

三代人的校园生活

来源:阳泉矿工  作者:杜秀玲  时间:2019-10-31 09:53:44   点击:

十月的格桑花伴随祖国的生日开得热烈,我和母亲漫步在镇上的格桑花田,尽情享受阳光的温暖和花儿的烂漫。路边五星红旗在风中飘扬,牌匾上写着醒目的“共筑中国梦”。母亲一边采摘花种子一边心满意足地看着身边赏花的人们,微笑着说:“你看,现在的人多么幸福!出来散散步、赏赏花。”望着眼前这和谐、美好的一切,我和母亲都陷入了沉思……

母亲的校园生活

母亲从小聪明伶俐,但贫穷却埋没了她,让她遗憾终生。

母亲生于1955年,她上小学时,我的两个小舅舅一个五岁、一个两岁。母亲要一边上学一边看管他们。别的同学上课,母亲就在教室外看管弟弟。等下了课,老师帮忙看孩子,她就赶紧补习上一节课的内容。即使这样,母亲依然成绩优秀。在母亲12岁时,我姥爷去世了,从此姥娘带着孩子艰苦度日。幸亏姥爷生前是国家正式职工,每月有抚恤金可以领。

母亲是在王庙中学读的高中,每周步行十多里路回家拿干粮:掺了野菜的玉米饼子,那是一家老小省下来给她的口粮,也是当时人们见了馋得流口水的美食。有好多同学带的都是难以下咽的菜团子,有的放得太久都发了霉、掉了皮。这种干粮根本不敢咬着吃,因为几乎每一口都会吃到虫子,只能一点点掰着往嘴里送。学校提供的汤里几乎没有几粒米,有时还会喝出老鼠屎。

“那个年代,虽然吃不饱,但是能喝得饱。”母亲说:“那时候无论怎样,只要能吃上饭,饿不死,就很知足了!谁还在乎里面有虫子还是老鼠屎呢!”

饭都吃不饱,衣服更没那么多讲究,大家穿的都是补丁摞补丁的粗布衣裤,破没关系,冻不死就行,家家户户都是这样,谁也不用笑话谁。

记得那天降温,是风暴天气,姥娘顶着呼啸的大风来宿舍找母亲。家里没有米下锅了,她要步行四十里路去县城领抚恤金,让母亲赶紧回家照顾弟弟。大风中,母亲望着姥娘佝偻的背影渐渐远去,忍不住躲进角落里哭起来。母亲决定退学,她不想再让姥娘一个人支撑这个家。

没有继续学业,成为了母亲永远的痛。

我的校园生活

从我记事起,母亲就非常注重我的教育,我很早就开始认字。

我人生的第一间教室是牛棚改造的,上晚自习用的是墨水瓶自制的煤油灯,黑板是用黑墨汁涂的木板,讲台是土坯垒起来的。教室前半部分供我们上课,后半部分用木栅栏隔开,放着牛草料。上课时,喂牛的人照样一趟趟提着筛子来取草。

上初中时,我来到了母亲当年读高中的王庙中学。教室换成了新砖瓦房,又宽敞又明亮,还有日光灯。宿舍的墙壁里面一层是土坯、外面一层是砖头。床帮是木头框,床面是高粱秸秆。我们每三天骑自行车回家拿一次干粮,那时候还没有柏油路,路上泥泞不堪。每次回家,我们都会用花篮或者网兜带回雪白的馒头,还有自制的咸菜,有的同学的咸菜还点了香油和醋。学校有一口很大的锅,锅里放满水,架上蒸笼,馒头被挂在蒸笼的各个角落。每次开饭,我们三个一伙、五个一群簇拥在教室吃饭。各自打开咸菜瓶子的瞬间,香油味、香醋味直冲脑仁,大家嬉笑着互相品尝,认准一个好吃的咸菜猛吃,不一会儿工夫就一扫而光。

食堂每天中午会有炒菜,我们手里也有父母用麦子折算换来的饭票,可以拿饭票换炒菜吃,但是只有零零星星的学生会在卖炒菜的窗口逗留,绝大多数学生仍然舍不得;我们也可以拿饭票换食堂卖的馒头,但是食堂里蒸的馒头碱面都没有揉开,一朵朵深褐色的碱痕趴在馒头上,散发出刺鼻的味道。值得一提的是,自我们那一届开始,学校统一校服了,所有同学都穿一模一样的衣服。

我的高中有两栋教学楼和一栋教师办公楼。教室是六层楼房,里面有电扇,宿舍是砖瓦房,床是上下铺。到高三时,学校换成了有护栏的实木床。

学校食堂里要用饭票换馒头或者包子,还有面条、炒菜和烤馒头等可供选择,饭票也是父母用麦子折算换来的。读高一、高二时,我一直吃馒头、咸菜,喝校门口锅炉里烧的开水,实在馋了就吃几个烤馒头换换口味。我们没有专门的餐厅,只能端着盛满饭的饭盒蹲在操场上吃饭,或者干脆去教室吃。高三学习紧张时,我开始吃面条、包子,还在校门口烧饼铺买过几个烧饼,算是犒劳自己。有一次,父亲来学校看我,带我去街面上的包子铺吃了一顿肉包子。那是我第一次一顿饭光吃肉包子,一咬一口油的美味让我至今记忆犹新!

儿子的校园生活

儿子生于2002年,现在在我当年读的平原一中读高三。送儿子进高中的那一天,我第一次重返母校,激动得泪流满面。

现在平原一中有三个教学楼楼群和一组办公楼楼群,还有宿舍楼、学生餐厅、超市、塑胶操场、东花园、西华园等场所。儿子成人礼时,我又一次进了平原一中校门,跟随参加成人礼的队伍把整个校园都走了一遍。我着实被震撼了,校园比我们读书时大了一倍,楼群林立,如果不是跟随队伍,我一定会迷路。变化实在太大啦,几乎找不到当年校园的影子!

儿子的教室门口有签到打卡机,和家长手机联网,以便了解孩子是否准时安全到校;教室里有监控摄像头,老师不在时照样对教室里的状况了如指掌,老师还会把截取的视频发到家长微信群,让家长了解孩子在校情况;黑板是推拉式的,上课连黑板都省得擦;老师一般用投影仪结合网络上课……宿舍里有暖气,回家有公交车,很多家长开私家车来接孩子放假。为了能跟青春期的儿子天天面对面沟通,我们一家三口租了110平方米的学区房,离学校只有100多米。

儿子学校的餐厅里有全国各地的特色美食:油泼面、牛肉拉面、羊肉泡馍、可乐鸡翅、酱鸡腿等应有尽有。他说,一天换一样,半个月都不会吃重样。他还要去学校里的超市买辣条、喝雪碧。他说,喜欢两个掺在一起辣到头发根都竖起来、滋滋冒汗的感觉。儿子在学校买东西用的是与银行联网的饭卡,开通手机银行直接往饭卡里转账,根本不用带现金。儿子放暑假总是感觉时间太长,他说,想回学校吃餐厅里的饭了。

从格桑花田出来,我和母亲一边谈论着生活的巨大变化,一边顺着花园的柏油路并肩而行。花园对面是一个敬老院,敬老院大楼有三层,全部刷成了白色,纯洁而亮丽。楼前有一尊汉白玉艺术雕塑,雕像前面是一个圆形喷泉。母亲驻足感叹:“你看,现在镇上的敬老院修得真阔气,大门还是电动的呢!”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