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陆 注册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小说

故乡千里半日还

来源:阳泉矿工  作者:邓娜  时间:2019-10-17 08:54:39   点击:

凌晨4点,我从睡梦中醒来,就再也睡不着了,昨天已和父母约好一大早出发回老家。我叫醒老公和儿子,收拾好行李,一看表已经快6点了。老公启动车子向太行国际新城方向行驶,父母已早早等在路旁,寒暄了几句便上了车。远处的山峦在晨曦中渐渐苏醒,汽车行进在高速公路上,伴着清冷的空气奔涌向前。

我们8点半就到了太原。还记得20多年前,我随父母回老家,第一站去的就是太原。我跟随父母坐绿皮火车,下午四点从火车站上车,火车走走停停,从白天钻进黑夜,抵达太原时,已是晚上8点。也就是说,这一百多公里的距离,火车开了四个多小时。在太原火车站下车后,因为带的包裹比较多,天又黑,父亲决定打辆“面的”,当时所有的“面的”几乎都是黄色的,夜里很显眼。

父亲站在路边招手,一辆“面的”就停在面前,经过一番讲价后,司机愿意收3元把我们送到五一路附近。因为第一次坐火车,实在太累了,我在“面的”上睡着了,第二天醒来发现已在亲戚家。我们没有在太原耽搁太久,一大早就去汽车站买发往柳林的车票。我们急急忙忙坐上开往柳林的客车,五六个小时后到达柳林,再从柳林县城坐三轮车到镇子上,最后步行三四里,赶在天黑前回到村里。这趟旅程,我们共花费了一天半的时间。

把记忆拉回到现在,我们抵达汾阳杏花岭服务站,在这里稍作停留继续前行。汾阳,一座小城,留下了我许多乘车的记忆。汾阳与离石的交界处有一座山叫薛公岭,海拔1700多米。回老家的旅途中,客车穿过汾阳县城行至薛公岭山下时,司机总会向全车的人喊一句:“要翻薛公岭了!”这句特别提醒是因为,这段路长30公里,落差却近750米。除了落差高,山上经常会出现大雾,能见度不高,横风也大,隔着车窗都能听见风的吼叫声,人在车里左摆右晃,能感到司机在刻意调整方向,防止风把车子吹跑偏。这期间,车里会变得很安静,大家情绪紧张,这段高危路,大家知道它的可怕。等翻山成功后,车里又恢复了热闹,聊天的、抽烟的、打呼噜的、吃东西的……各种声音、味道混在一起。我是坐不得车,一路晕、吐,很受罪。这一路,上下车的乘客很多,走走停停,从太原到柳林200多公里的路,从早上7点要走到下午4点。如今,汾柳高速新建的薛公岭隧道长4100米,回故乡再也不用翻薛公岭了。

记得我上小学四年级时,有位同学家买了辆汽车在班里炫耀,我也好想自己家能有一辆车,过年回老家就方便多了。可当时对于我家来说,买车只是一种奢望。

尽管旅途辛苦,但我们逢年过节还总想回老家。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我觉得回老家没有以前那么累人了,高速公路一段段通到柳林。2013年,柳林县建起了火车站,从阳泉可以直接回柳林,不用倒车,这感觉真不错。

旅途时间的缩减,让我感受到了国家发展的速度,火车不但提速了,而且设施越来越好,买票越来越方便。日子好了,一家人把旅途当做旅游,不用再受煎熬。前几年,我家买了一辆车,现在回趟老家那是说走就走,我们再也不用去车站买票了,不用提着重重的行李赶火车、汽车了。特别是近几年,国家出台政策,节假日高速路免收过路费,让很多出行的人心里欢喜。

车上的导航不时提醒着路况,车辆飞驰在三晋大地,温暖的阳光从车后照来,仿佛是目送我们回乡。

进入柳林县后,亲戚不时打来电话,问我们到哪里了,等我们吃中午饭。我在微信群里发着位置共享,报告实时位置。下了高速公路后,奶奶打电话来问我们快到家了没有?爸爸说,20分钟后到。

如今,入村的路早已不是“晴天一身土、雨天一身泥”的土路了,国家出资修建的“村村通”惠民工程,打破了农村经济发展的交通瓶颈,硬化的水泥路通向各个村子。

细细一算,这次,我们在路上花了差不多5个小时,想来早晨还在300多公里的他乡,这速度够快!越来越短的旅途时间,改变着我们的生活,让我们越来越有幸福感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