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陆 注册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散文

父亲正年轻

来源:阳泉矿工  作者:高红喜  时间:2019-10-30 10:42:24   点击:

新中国成立不久,贫下中农出生的父亲上了学。学校是村里一座早年遗留下的旧庙。上下课的铃声是一块挂在古槐树上的熟铁和石头碰撞的“铛铛”声。但这单调的声响在父亲听来却是那样的美妙动听!学校只有一位老师,上课的板凳要自己带去,笔要自己到山上去找“石笔”,书包里也是一块缺了角的“石板”,可这些从不影响父亲去学校的热情。能识文断字就是父亲最美的期盼。

长大一点,父亲就开始分担家庭的劳作。冬天积肥、夏日锄禾,为了能挣到工分和口粮,父亲稚嫩的双肩挑担荷锄,面对村落小巷、田间地头用白灰粉刷的“战天斗地、丰衣足食,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”的响亮口号,“念过书”的父亲总是在无人的时候大声朗诵。尽管开山平岭、覆土造田,辛苦一年的收获也是刚够糊口,冬日的口粮有时还会接济不上,但这影响不了父亲,他总是充满希望,希望多挣工分,希望有丰收的年景,这是他当年作为一名人民公社社员的理想。后来,村里通电了,父亲有了更大的梦想。他想走出村子去看看,看看村子以外的世界,他愿意为此吃苦,去建设一个有别于农村的新天地,去追逐一个无愧于青春的产业工人梦。

机会来了,阳泉矿务局招工,父亲带着他的青春和力气成了一名煤矿工人。父亲深入井下,任由汗水在黑色的脸庞上冲刷成沟壑。在“四尺煤”工作面,他站不起身,就蹲着、坐着,用尽力气让每一锹煤走出去,走出去点亮新中国的城市和乡村。

煤矿工人能吃苦,煤矿工人能奉献。父亲坚信他的选择,他要像煤那样,为自己伟大的祖国提供一份热量。他依然保持着农民的节俭,省吃俭用,省下几斤饭票,买一些家里人没有吃过的美食,在他探亲的时候带回去,证明他在矿上的生活多么幸福。父亲成家以后,他不愿和母亲住在狭小的职工宿舍,他要建一所房子,可以容纳他班后生活的温暖之屋。打泥皮、捡砖头、找地方,几个月的积累,父亲真的搭建了一所可以盛装我们快乐童年的房子。尽管这房子狭小、简陋,雨天偶尔还会有点滴漏,但它是父亲为我们建的家,是父亲下班后愿意兴冲冲往回赶的地方。

“神了,不支棚也能控制住顶板了,不用放炮就能采煤了。”支护工艺改革、工作面实现机械化综采后,父亲回家兴奋地说。“父亲开始变得“婆婆妈妈”,常常对我们的读书给予“施压”。他教育我们一定要好好读书:“不学可不行,没有知识干啥也不行。”

改革开放后,企业飞速发展。父亲有了一笔小小的存款。他开始“嫌弃”自己建造的房屋。是的,他要为我们买楼房。父亲总是该出手时就出手。他为我们买了一套70平方米的楼房,水泥地板、钢管床、自来水,还有瓦斯用来烧饭。父亲退休后,以衣锦还乡的心情回了一趟老家,回来后逢人就说:“现在农民也享福了,种地都不用交税了,还有了补贴,真不赖呢!”话语中带着一种对农村政策的羡慕。我们调侃父亲:“你眼红农民了?”父亲急忙说:“没有没有,国家给我的退休金也不少了!”

周末,我给父亲打电话,问他最近身体可好。父亲说:“用微信视频一下不就知道了?”我笑着说:“爸,您是越来越年轻了,啥都不落伍。”父亲说:“我这70后正年轻,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呢!”是啊,70岁,父亲正年轻,祖国正青春!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